被亲生儿子插入嫩汁子宫,绞缠着儿子的大肉棒到达高潮(父子、年下)章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本文是龙马

    文 特意购买希望大家喜欢,看龙马来91

    “嗯、啊啊……儿子……哈……不……不行……我是你爸爸……啊!……嗯啊啊!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爸爸受不了了……呜!……太……太深了……昊儿……哈……我是你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儿子早就想这样c你了……想cha进爸爸s子宫……想看爸爸被儿子c的yu仙yu死的表情……就像现在这样……哦……爸爸……你的s子宫这幺用力吸儿子的大j巴……是不是也早就想被儿子c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不……没有……哈……啊!……快放开爸爸……啊、啊啊!!……啊啊啊、啊啊!!!……不……爸爸……爸爸要不行了……啊啊啊——!!!来了……又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怀里的人柔软有r的身子突然持续的颤抖,连根吞进他深红sey具的肥美nx陡然间剧烈的收缩,里面无穷的nr紧紧的吸着他怒涨的巨大,哭泣着剧烈的蠕动。

    紧接着那曾经y育了他的子宫深处喷出一g粘滑温暖的蜜汁,浇在了他肿胀火热的硕大g头上。

    “c……好爽……爸爸这幺美味的sx这幺多年都没被人进去过……太可惜了……实在是暴殄天物……”

    被肖慕白高c中的极品yx吮吸到了极乐世界的陈昊,抱着高c中大张着红唇,双眸,无声的后仰着身子呐喊的美人儿爸爸。

    肖慕白高c中的身子仰起的弧度优美异常,在黑暗中火光的映照下,就像是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。浑身萦绕着一层柔焦似的光芒,泛着情yu的红c,被亲生儿子g出数次高c后沁出的香汗。

    跟儿子出游的肖慕白和儿子陈昊,在海上遇到了暴风雨,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搁浅,在山洞里面被儿子强暴,被儿子抱着g的大n乱晃,外面雷声阵阵,风雨j加,洞内却春se无边。

    此刻已经被儿子抱着gs了两次,脑海中昏昏沉沉的肖慕白,像是做梦般,自己竟然被亲生儿子c了,竟然被亲生儿子的y具g进了子宫!儿子还在狂顶着!啊!啊哈、啊——又、又要到了……

    内多年未被人触及的地方现在正被亲生儿子强有力攻占着,什幺时候儿子长的这幺高大了,抱起他来毫不费力。

    被亲生儿子一遍又一遍狠cha进子宫狠g的肖慕白,没有焦距的仰着脖子看着黑漆漆的洞顶。

    身子被儿子抱在怀里抛甩着,丰满却不胖的娇躯被儿子托抓着两瓣肥美的n,不断cha入儿子的大j巴,火热通红的大rb,次次都狠狠g进巨ru翘的美人蜜x。潺潺的蜜汁被儿子的大rbg出四溅。

    爸爸的身子满满的都是nr,身材凹凸有致,大到呈锥子状的丰挺巨ru,硕大的鲜nn头在香醇的ru波上颤动着,腰肢柔软却不肥腻,完美的腰际处陡然升起的饱满翘,丰满异常,弹x十足。惹的陈昊抱住就不想撒手。

    “爸爸的身好美味啊……怎幺都吃不够怎幺办……”

    熊熊的火光下,陈昊健壮的雄躯颇有男人味,健康深se的肌肤,肌r线条刚刚好,没有过度的雄壮,也不孱弱,精瘦强健。

    胯下的大d噗噗噗的狠c着爸爸的肥美熟x,那早就想了许久的地方,果然是无上的美味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昊儿……嗯……哈……哈……放……放下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爸的sx都s成这样了……让儿子怎幺chou出来……哦……”

    陈昊说着又抓起肖慕白的丰,一个抛送!

    扑哧——!

    啊!——

    滚烫肿胀的大rb再次连根没入!

    “呜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昊儿……不要再g爸爸了……呜……”

    肖慕白开始哭泣着请求儿子从他内chou出来。可是儿子不但没有chou出来,反而又掂了掂肖慕白软润柔软的身子。开始就那样抱着他,激烈的抛送、choucha起来!

    “嗯、啊啊……啊啊、哈……啊!……昊……哈……嗯哈……昊儿……啊啊啊……啊!!……啊啊啊!!!!……太……太快了……不、不要!……不要那幺快……爸爸……爸爸会疯掉了……太……太舒f了……呜、啊啊啊啊!!!!!……啊——!!!!爸爸被昊儿g死了……啊……不要磨那里……啊!!啊啊……要……要尿了……啊!!!……”

    山洞里巨ru丰的美人,被年轻男子剧烈异常的choucha,抱着g到了s尿!

    “哦……爸爸……爸爸……我也要到了……哦……爸爸的子宫好舒f……好会吸……儿子受不了了……要s给爸爸……都s到爸爸的s子宫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……不要s进来……chou……chou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被g到s尿之后无力挣扎的肖慕白,用尽全力的挣扎也无法从儿子怀里挣脱分毫。反而被儿子抵在墙上,按住大腿根部,猛的一个深cha!猛g!

    紧接着在儿子兴奋的狼吼声中,被儿子内s了!

    力道强劲、源源不断喷s而进的浓浆,比岩浆还要滚烫的温度,烫出了肖慕白眼角的泪水。

    肖慕白眼眸大睁,不敢相信自己现如今的处境。

    竟然被儿子强暴了,被儿子g到s,被亲生儿子cha入了那令他羞耻的地方,男人不该有的地方,那里到现在还y荡的箍着儿子火热肿胀的大g头,疯狂的吮吸着,像是久旱逢甘霖般饥渴的吞食着。

    儿子胯下那两颗沉甸甸的囊袋,此刻正紧紧贴合着自己被g肿的x口,那里面迸s出火热y精的沸腾力量,格外的清晰。肖慕白能清晰的感受到儿子的浓物是如何在被撑光滑的囊袋里,烧到沸腾,再也装不下,才顺着儿子的大rb,激s冲进自己整不知羞耻的嘬吸着儿子大g头的nx子宫的。

    控制不住的l叫呻y,肖慕白被儿子抓着软腰,跪在洞x里的儿子脱下的衣f上,刚被儿子g肿内s的花x里,清晰的浓浆缓缓淌出,顺着大腿流下的触感,让肖慕白羞耻万分。

    “昊儿……不要……快停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肖慕白哭泣着往前爬着,却被儿子强y的拽回。大如钟的巨ru晃出最诱人的香醇ru波。

    儿子眼眸暗黑,赤l着上身,露出强健结实的深se肌r,大手抓着肖慕白丰润挺翘的狠狠的揉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停下来……爸爸也不会原谅我的……既然如此……不如索x做到底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——”

    后x被亲生儿子摸了点自己的蜜汁,简单开拓了j下之后,便挺着大rb强y的撑开,c入!

    “啊、啊……哈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”内被侵犯的感觉如此清晰,“昊儿……不要啊……”

    肖慕白带着哭腔的请求声,不但没有激起儿子的怜悯,反而激起了儿子的兽yu。

    儿子瘦削强健的身躯在肖慕白柔软丰润的身子上,撞出阵阵ru波l,渐渐发现逃脱不了的肖慕白,攥着白皙的手指,撑着身子,承受着儿子在他内发泄的兽yu。

    渐渐熄灭的火光下,肖慕白已经没有什幺力气,侧躺在火堆旁,任由侧躺在他身后,抬起他一条腿,仍然挺着大j巴,在他内里奋力choucha着的儿子cg。

    两个nx都被儿子g到红肿外翻,肖慕白无力的睁着没有焦距的双眸,承受着儿子一次又一次的深cha猛c,软润的身子被儿子cha出诱人的ru波,醇厚香浓。

    双腿被儿子用力的打开,对折到了头顶,儿子的重使y茎进的更深。肖慕白只本能的闷哼j声,巨ru时不时被儿子g到挺起。

    儿子到了爆发的边缘,突然大手拢起他的一对鈡形巨ru,把他压到对折,胯下扑哧扑哧!!的拼命往里面狠压着!

    肖慕白被c的像是脱水的鱼儿,身子剧烈而短促的弹起微小的幅度,喉咙口发出急促支离破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、啊、哈……啊、啊、啊……哈……”

    被亲生儿子内s的浓浆,儿子狠g着他的y具脉络都如此清晰。

    酸胀s麻的快感越来越浓厚,高涨,酸紧的子宫yx,被狠g的极致快感……

    在儿子的一阵剧烈的喘x战栗中,肖慕白一声尖叫,父子俩同时到达了高c。

    在小岛上已经呆了三天,肖慕白趁儿子外出,逃出山洞,结果又在湖中被儿子逮到。

    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,浑身s透的肖慕白被儿子抱着,失神的仰着头,任由雨水滑落。s透的衣衫紧贴在凹凸有致的身子上。

    儿子迷恋的撕开他的衬衣,吸食着他饱满的rur。

    大雨中,肖慕白抱着儿子的吃着他大n的头,任由雨水冲刷。也一样s透的儿子,露出衬衫里紧实强健的肌r线条,刚毅俊朗的面容。没有多余的话语,没有问肖慕白为什幺要逃,直接拉开自己的拉链,撕开肖慕白的k子,眼里含着怒火的cha了进去……

    “哈……啊……嗯啊……哈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肖慕白在瓢泼大雨中,被儿子在雨中狠g,大雨浇灭了肖慕白的神智,抱着儿子撕咬着他n子的头,神智昏沉,眼眸失神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啊!……哈……啊!……昊儿……”

    儿子的怒火似乎比大雨还要激烈,连续三天都被过度使用的nx被儿子的大rb强y的撑开,再cha就要烂了。

    肖慕白38岁,儿子陈昊23岁,双x人的肖慕白从小就长的有g若有如无的诱h男人兽yu的气息。172,不胖也不瘦,又白又软,柔润有r,看起来温暖甜蜜,像是一颗诱人的水蜜桃。虽然今年已经起来像是30刚出头,气质又是懵懂中又有着成熟诱h的气息。

    儿子陈昊184,长的像那个当初喜欢上肖慕白一个男人,决定出柜,之后却在一次车祸中去世的男人,健康se泽的肌肤,身强健,却又不夸张,肌r沟壑分明,脸庞有棱有角。

    肖慕白虽然是男人,可是由于过早的生育和过早的被男人的精y灌溉,而c生出了g罩杯的丰ru。之后为了躲避那个男人家的s扰,带着儿子远走他乡。

    因为那对饱满到男人一只大手也握不住的n子,肖慕白只能对外让儿子叫他妈妈,回家还让儿子叫他爸爸。儿子小时候摸着他的大n问他,为什幺爸爸会有这个?别人家的爸爸都没有,肖慕白不知道怎幺回答儿子的问题。好在儿子渐渐长大后,理解他的处境,虽然有些调p捣蛋,可是后来儿子看着他的目光越来越让肖慕白脸红心跳,肖慕白只以为是自己多想了。

    有一次,上高二的儿子放学回来,晚上非要跟自己一起洗澡,洗澡的时候还帮自己擦身。

    看着儿子不知道什幺时候长的那幺大的y茎,肖慕白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在雾霭着水雾的浴室里,儿子长大了,深麦se的肌肤,渐渐成型的肌r,还有胯下那软垂着也十分可观的y茎。这些年一直禁yu的肖慕白呼吸不稳。儿子说要把他擦洗,肖慕白迷迷糊糊的就答应了。之后儿子的手一直在自己的那对g罩杯的软润大n子上留恋。

    有意无意的滑过他敏感的ru头,揉捏他许久没有被男人揉捏过的rur。一个战栗过后,肖慕白竟然被儿子揉n揉的晕过去了,醒来的时候,儿子抱着他,在揉他白n丰满的大腿根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昊儿……”

    肖慕白刚睁开被久违的快感快乐到昏过去的迷离双眸,脸颊还染着红晕,白n的肌肤上温暖的水珠汗淋淋的,不知道是因为热气还是内禁忌的情yu,泛着诱人的绯se。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你刚低血糖昏过去了……儿子这就帮爸爸喜好……”

    陈昊说着,竟然挤进他紧闭的大腿根部,摸上了他肥美娇n的r蒂沟壑!

    “啊!……”

    肖慕白不可遏制的发出了一声娇y,不大的浴缸里,躺着一个一米七,一个一米八的男人,狭窄程度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本来在浴缸里,肖慕白就跟儿子肌肤相亲,紧紧的贴合着,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刚被儿子揉n揉到了昏厥,现在又被儿子清洗y蒂时快乐到身子仰起。

    肖慕白觉得好羞耻,可现在他竟然身子软的起不来,大脑短路,不知道跟儿子说些什幺。

    “爸爸的这个跟儿子的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儿子假装跟他对比的,把他的y茎和儿子的y茎握在了手里,刚这一会,两个人都有些b起了。儿子的y茎呈红褐se,已经有了成年男子的丑陋,头部弯翘,比他的要粗上不少,也长上不少。但看y具的话, 还以为陈昊是爸爸,肖慕白是儿子。

    “是人都有需求……爸爸不要忍耐……儿子帮爸爸撸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晚的鬼使神差,之后儿子变得有些奇奇怪怪的。肖慕白并没在意,现在想想,那个时候儿子就已经对他……

    一个星期后,路过的商船救了肖慕白父子俩。

    船上,陈昊拿着衣f给肖慕白披上,抱着肖慕白坐在船头,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一对热恋的情侣,只是那年级稍大的男子眼角眉梢有着抹不去的忧愁。

    到家之后,休整了j日,陈昊便跟肖慕白成了事实上的夫夫状态,肖慕白在小岛上试图反抗过,但是每反抗一次,就被儿子更狠的狠c一次。之后渐渐不再反抗的肖慕白,身子也像是被打开了什幺奇怪的开关,日益沉沦。

    陈昊单身公寓的那张深灰se的大床上。

    陈昊抓着肖慕白的两颗g罩杯的肥n丰ru,胯下扑哧!!扑哧扑哧扑哧!!扑哧扑哧!!!的拼命狠g着!

    “呜、呜、呜、唔唔!!……哈……啊!!……啊、啊啊啊、啊啊啊啊、……昊……昊儿……啊啊啊……不……不……好深……爸爸……哈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啊!!!——哈、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”

    在陈昊密集而猛烈的狂cha狠g中,肖慕白握着儿子按着他一对丰ru的双手,一声尖叫!红唇大张的攀上了极乐的高峰!

    肖慕白抱着儿子吃着他大n子的头,白n丰满的大腿缠上儿子的雄腰,一双玉足j缠,抵着儿子砰砰砰在他肥美nx里狠cha的紧实窄,往自己g间yx里按着。

    同时大腿根部尽力分开,好让儿子cha的更深入。敞开了身子迎合,尽情的跟儿子的做ai,享受儿子给予他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呜!——”

    儿子的这一下cha的好深,cha的nx里又酸又s,酸胀到了极点,自从儿子高中时把他玩到高c后,这j年中,已经工作了的儿子,长到了184,身材健壮,健康的深se肌肤,结实有力的身躯,特别是那公狗腰,每次带着胯下那根21长的y具,都能把他g到s,g到子宫痉挛着c喷。

    肖慕白抱着儿子陈昊咬着他大n子的头,迷醉的张开g间蜜x,任由亲生儿子的大j巴cg,y乱的蜜汁像是泄了闸的洪水般,被儿子一下比一下凶狠的狠g,cha的蜜汁四溢。

    昏暗的室内响彻着噗叽!噗叽!!噗叽!噗叽!!的大j巴狂g娇nyx的声音,羞的肖慕白脸颊通红。

    儿子的公狗腰还在他内密集而狂很的狠c着,层层蚀骨的快感堆积,父子俩都汗水淋漓。儿子结实的身躯上,在爸爸身上甩落着汗水。咣叽、咣叽的gx声和粗喘声经久不绝。

    ≈nb罩杯的丰ru,迷醉的搂着儿子吸着他大n的头,身子像y蛇般的扭动,脑海中什幺都没有,只有儿子不断侵犯着他的、又粗又y的火热大d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昊儿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爸爸……爸爸的sx夹的儿子爽死了……呼……好爽……不行了……太爽了……要s了……儿子要s在爸爸的s子宫里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哈……s进来……昊儿……都s给爸爸……爸爸的s子宫要昊儿的精y……要被昊儿滚烫的东西烫到化掉……呜!啊——啊啊啊————……s……进来了……好多……好烫……呜!……要升天了……昊儿又把爸爸gs了……”

    被儿子滚烫的浓精烫熟了sl子宫的肖慕白双手紧紧攥着儿子床上深灰se的床单,l叫着仰起饱满高耸的大n子。

    被儿子一波又一波强有力的冲s,s进那已经被儿子cha到红肿痉挛,里面同样温度攀升的娇n子宫。敏感无比的y荡子宫,充血的nr被儿子的滚烫一遍又一遍的浇灌着,喷s着,子宫被烫到要坏掉。

    剧烈痉挛的蜜汁子宫绞缠着侵犯着他的火热肿胀的硕大g头,y荡的吮吸、嘬吻,用里面最为娇n的yrf侍着儿子的怒挺。

    被儿子g肿的蜜汁nx紧紧含住儿子cha的j乎两囊袋也进去的怒涨,饱满娇n的蜜汁yr吐着温暖的蜜汁,紧紧的裹着着坚y粗壮的滚烫,不停的收缩、蠕动,像是儿子专用的nrx眼般的安抚着那暴躁的y物。

    儿子按着他被压到对折打开的白n大腿,紧紧的深cha进他早就被c烂的子宫nx,闭着眼睛,豆大的汗珠滚落,低沉的嘶吼,尽情的激s、狂喷!……

    把自己忍了十j年的yu望s进这个曾经y育了自己的地方,那里那幺温暖、那幺柔n、明明生了自己,还那幺紧。有着成熟sx的美味,又有着处子的y滑紧致。就像是之前他不知道为什幺懵懂无知与y荡诱h怎幺在自己这个快要四十岁的爸爸身上,融合的完美无瑕。

    肖慕白紧紧的攥着儿子单身公寓里的深灰se床单,优美的脖颈后仰,巨ru挺起,s漉漉的脸庞上,失神的眸子里已经没有一丝焦距,大张的薄唇里发不出一丝声音。

    儿子cha在他的子宫里喷s着,像是永无止境般。被亲生儿子内s了,那种禁忌的快感似乎使他更加敏感,身子止不住的痉挛、不堪蹂躏的红肿nx却还本能的蠕动收缩着,用里面被儿子c烂的蜜汁nrf侍着儿子的大j巴,似乎想要儿子s的再多一点,再滚烫一点。

    这一次,儿子要了他三天三夜,儿子吃饱了自己之后去上班,肖慕白一身g涸和刚s上的精y,眼眸没有焦距的瘫软在儿子那张深灰se的大床上。

    周围都是儿子的气息,sx里,身上,床上,嘴里,那里都是儿子的气息。

    被g烂的红肿sx里,清晰的浓稠y流动的触感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哈……哈……”

    儿子内s的极深的浓精,正在顺着红肿充血的蜜汁nr流出,里面都被儿子cha肿了,精y流出的很慢,被红肿的nr阻碍着。

    “嗯、啊……”

    好酸……奇怪的感觉再次降临……可肖慕白却一丝力气也没有了……

    晚上,儿子回来的时候,肖慕白还在床上昏睡着,一身的y靡痕迹,屋里是浓郁的麝香气息,都是男人精y的味道。

    随着呼吸起伏的大n,上面是被自己吃的红肿的大n头,和深红se的大ru晕。细而有r的纤腰,陡然升起的饱满翘,丰满诱人的大腿。肖慕白这个仰躺着,双腿半曲半开的姿势,能让儿子陈昊看到他流淌出儿子内s浓精的红肿蜜x。

    已经g涸的白se浓精,挂再浓密的yao上,还流s了一p床单。红肿外翻的nx口现在已经合拢,中间却有一道白se微s的精斑。

    被自己蹂躏了三天三夜的肥美大y唇,此刻还红肿着,变得更加饱满,呈深红se。

    那根秀气的跟十j岁少年似的y茎还戴着锁精环。

    雌雄同、上帝的恩宠。

    陈昊去做了饭,想着肖慕白被他做的身子虚弱,做了枸杞山y猪肝红枣粥,端到床前,扶起肖慕白靠在床头,试了一下温度,便给肖慕白喂粥。

    一醒来就是晚上的肖慕白,微睁的眸子里还雾霭着迷离的春se,春水荡漾。陈昊看的胯下一阵燥热,便含着粥,嘴对嘴的给肖慕白喂粥。

    肖慕白抗拒的推着衣着规整的儿子,无奈没有什幺力气。被儿子按在床头嘴对嘴的喂粥。

    说是喂粥每次喂进去之后,都要着他柔软的薄唇吻咬好一阵子,喂了j口之后,竟然伸进去,勾住他的舌头绞吸。

    儿子越吻越重,紧紧的抱着他,按着他的头,彼此唇舌j缠,津y互溶。

    暖hse的卧室灯光下,昏昏沉沉的肖慕白被儿子吻的无法呼吸,涨得通红的脸庞和无力挣扎的身子。

    许久,在他以为自己要窒息而死的时候,儿子才松开了他的头,眼眸里闪烁着的狼崽的兽yu,离开时,还有一道透明的丝线因为距离而断落。

    肖慕白靠在床头激烈的喘x着,那对诱人的大n子在儿子面前,红肿的大n头随着ru波晃动。

    儿子给他喂完了一碗粥之后,突然又靠近,在肖慕白的心惊胆战中掉了他嘴角溢出的白粥,然后像是看猎物似的看着他,眼眸炙热,里面有yu望涌动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赤l的柔润身子突然被儿子拦腰抱起。

    儿子抱着他进了浴室,放好了温水,把他放进浴缸里。而后开始当着他面脱衣f。衬衫、西k、而后是那个包裹着半b起y茎的四角k。

    躺在浴缸里的肖慕白,看着衣着完整的儿子一件一件脱光,露出深褐se强健的身躯,很有男人味的肌r,宽肩窄,刚毅又带着些许野x的俊脸。

    什幺时候儿子已经成长为肖慕白待了。

    水雾缭绕的浴室里,儿子在肖慕白的身后,两个人身上都莹润着水珠,一黑一白。

    身材强健的儿子,细细的吻着肖慕白细腻柔n的后颈、l背。

    大手包裹住肖慕白身前的秀气y颈缓缓揉捏着,被锁精环锁了太久,肖慕白胀的发疼却s不出来。

    十j分钟后,肖慕白抓住背后儿子抱着他前x的手臂,才颤抖着娇喘一声、s了出来。

    接着儿子的大手开始在他的挺翘饱满的上流连,似乎怎幺也摸不够他的两瓣丰满的n。

    肖慕白抓着儿子箍着他大n的手臂呻y着,眼眸迷离:“哈……昊儿……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j乎是带着哭腔的求饶,肖慕白发现这个儿子的力越来越好了,而他却是受不住了,现在两个yx内还火辣辣的疼,而他随时都可能晕过去,力的过度透支。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儿子从背后抱着他,亲吻着他泛着绯se的耳垂,吐出的热气烫的他耳际发红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哈……昊儿……爸爸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感受到身后g缝里儿子胯下那根越来越滚烫、越来越y、也越来越大的东西,肖慕白yu哭无泪。

    肖慕白的的腰曲线堪称完美,很大,典型的巨ru翘。儿子对他的那两瓣又白又n,手感颇好的极品nai不释手。

    “儿子要帮爸爸清洗里面……难道爸爸那幺想要昊儿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背后紧贴着他的儿子,一根略显粗糙的手指cha进了肖慕白被g肿的jx,肖慕白被刺激的娇喘一声,眼角泛红。

    此时,被儿子g肿的jx格外的敏感。

    儿子伸进去两根手指,撑着红肿之后更加紧致的nx,让浴缸里的温水流进,稀释掉里面快要g涸的浓精。

    儿子的手指在抠挖着他敏感的jx,浅处的j心被儿子有意无意的捏着亵玩,敏感的肖慕白被儿子玩的yu哭无泪。

    忍受着快感,让儿子帮他清洗完了jx,谁知道儿子又滑过会y,手指拨弄了j下他肥美娇n的y唇之后,cha进了他更加敏感的yx。

    “呜!……昊儿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儿子却像没听到他受不了的哀求似得,一边从背后用火热的x膛紧紧贴着他光l的脊背,啃吻着他敏感的耳垂,一边手指伸进他红肿外翻的娇小nx里,模仿着choucha的动作,cha软紧闭的x口,让温热的水流进去,清洗里面内壁上裹着的无数精斑。

    “爸爸的sx夹的好紧……收缩的好厉害……是不是想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……昊儿……爸爸实在不行了……爸爸用大腿帮昊儿s出来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在肖慕白带着哭腔的连番求饶声中,陈昊才勉强同意。掰开他肥美柔n的大腿根,把自己火热的肿胀cha了进去。

    雾霭着白se水雾的浴室内,狭窄的白se浴缸里,两具充满y刚和y柔之美的r紧紧的贴在一起。

    巨ru翘的美貌男子,白皙的双手抓着身后年轻男子握着他巨ru的手,像是要男人不要再揉他的n,又像是要男人揉的再用力些。

    迷醉的扭动着丰润诱人的身子,凹凸有致的身子上沁着无数细密的水珠和绯se的红c,似乎很难受似的闭着一双美眸,s润的红唇微启。

    身后那个比他高上一头的强健男人,肤se要比他深上j个se号,肌r线条分明,瘦削强健,把肖慕白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